疫情迫使 Twitter 採用激進的手段。台灣現在身處疫情的「狀況外」,不太明白其他區域變化之劇烈。例如美國許多地區已經封城數週,仍看不到疫情減緩,可是許多企業已經等不下去了。蘋果與 Tesla 宣布將逐步復工,而臉書、Google 與 Twitter 對於回到「正常狀態」已不抱期待,就必須考慮新的工作方式。

既然員工現在都被關在家,於是在家工作(work from home, WFH)再次成為熱門題目。

全遠距企業
全公司都遠距工作並不是新鮮事。許多小團隊一直都是這樣工作。但大公司就很少。最知名的是開源出版軟體 WordPress 背後的 Automattic。Automattic 從創立之初就完全採用遠距工作,員工超過 1,000 人。根據公司自介:

. . . . 我們是一個分散式(distributed)公司,在全球 75 個國家有 1,184 名員工,說 93 種語言。. . . .

比較小的遠距企業還有《工作大解放》(Rework)一書所描寫的 Basecamp。其有 50 名員工,分布在 37 個城市。

然而,據我所知,Twitter 是第一家改為全遠距的科技巨頭。其員工近 5 千人,月活躍用戶超過 3.3 億,在矽谷的影響力可與臉書、Snap 等社群媒體平起平坐。因此 Twitter 的宣告一出,正式敲響矽谷擁抱遠距工作的鐘聲。未來將有更多科技業員工要求遠距工作。

為何遠距工作
我在島讀多次談到遠距工作是一個大趨勢,疫情只是加速而已。今天知識工作者的真正辦公室,其實就是電腦本身。大部分知識工作者的最終產出不是存在電腦中,就是透過電腦交付給其他人。

如果公司賣的是實體產品,例如蘋果,那麼還會有一段電腦「以外」的工作。例如 iPhone 的設計團隊總是得觸摸原型,調整工具等。這類企業不可能完全遠距。

但「純」軟體公司如 Twitter、Automattic 以及 Basecamp,其產品本身也是資訊 — 程式碼。換言之,Twitter 的整個生產流程,從員工產出到公司產品,全部發生在電腦之中。那電腦可以移動,員工又何必留在辦公室呢?

有人會問:「辦公室還有其他的功能啊!人們還是需要開會、閒聊、激盪想像力吧。」

的確,這是另一種電腦「以外」的工作。但由於電腦內的工作成果可以量化,因此自然成為優化的標準、工作的核心。電腦以外的工作則轉為輔助電腦內的工作。而不論如何,電腦以外的工作比重都逐漸降低。大部分企業的大部分員工的大部分時間都埋首於電腦之中。

再隨著 Slack、Zoom 等協作工具的成熟,企業自然開始質疑:我花那麼多錢維護辦公室,員工花那麼多錢通勤,值得嗎?還是讓員工自由,反而更有效益?

遠距工作開啟選項
Twitter 因為疫情,只提到允許員工永遠在家工作。但當疫情退去,在家工作就會轉為遠距工作(remote)。員工將可以選擇在家中、星巴克、誠品或是海灘上班。

在海灘工作的效率大概不好。不過重點是員工與企業多了選擇。而選擇是一種價值,可以拿來討價還價,也可以為雙方創造更多談判的空間。

比如說,Twitter 將可以招募在矽谷以外的遠距員工。而台北的開發者也有機會應徵 Twitter。需要晚上上班的人可以應徵美國工作(時差)。喜歡一週密集工作三天的人也不用擔心在辦公室被白眼。有些人喜歡身兼二職;只要兩家公司都同意,也沒有不行。遠距不只是不去辦公室,更是由拿回時間的主動權。

這不是說所有工作都適合遠距,或是所有人都應該遠距;而是說遠距將成為主流的選項。率先利用的組織將佔有優勢。例如 Automattic CEO 就常提到遠距讓他們更容易招募人才,流動率低。

x